原创北魏的军镇制为何无法达到唐朝藩镇的终局?
发布时间:2020-07-15

原标题:北魏的军镇制为何无法达到唐朝藩镇的终局?

有位读者良朋在望了本人日前发外的文章《藩镇割据的启示——中原王朝长治久安的最佳模式》之后,给出了分歧的望法,认为遵命本人的逻辑推导,答该是北魏的六镇制度才是更益的。他的原话是:倘若按你这么说,北魏的六镇制度才是更益的。

北魏的军镇制度,源于北魏同一整个华北,政治经济中央逐渐南移,为了向北退守软然等游牧民族的侵占,向南与汉人的南朝对峙,而在南北两个倾向上竖立军镇以强化退守,由于南北朝的对峙阶段,北朝实际上占有上风地位,主动权基本上都掌握在北朝一方,南部边境的军镇实力松软作用有限,故而清淡来说的军镇指在北方边境的沃野、怀朔、武川、抚冥、软玄、怀荒这六个。

从形式上望,北魏的军镇与唐代的藩镇相差无几:辖区竖立在战略要地,施走军事化管理,辖区的驻军及其家属和平民叫做镇民,主官叫镇将,全权负责辖区内的军事和民政事务。

然而,唐朝的藩镇与北魏的军镇之间有三个专门清晰的分歧点,从而确定两者分歧的作用和命运!

最先,两者成立的主意有着内心的差别。

不错,两者都带有退守游牧民族南侵,确保国境坦然的作用。但唐朝的藩镇是大唐前期开疆拓土的终局,是为了保住胜利果实,是锐意挺进的态度,故而在竖立之初得到大唐朝廷不遗余力的人口和资源的声援。北魏的军镇则是王朝总揽中央南移带来的负面因素,是在消极退守,并且由于把慑服、归顺的幼批民族迁以前,来监视和震慑,甚至用罪人和流民来做兵源,工程案例主要影响了内部的凝结力和军队的素质。

展开全文

其次,两者的实力有云泥之别。

北魏军镇的镇将固然掌握军政大权,但由于彼时的北地发展水平不足,不论是粮食、军饷和军械物资、士兵的增添,全都抬仗北魏朝廷,十足异国独立更生的能力。唐朝的藩镇,尤其是在“安史之乱”后的保持原形上独立的河北诸藩镇,经济上早已取得了长足的提高,是故仅仅凭借境内的人力物力,就能北御游牧民族,南抗朝廷,丝毫不落下风。

末了,两者在整个国家内部的地位同样有云泥之别。

北魏军镇既十足受制于朝廷,又不受偏重,派去的担任镇将和军官的鲜卑贵族子弟等同于原形上的流放,“丰沛旧门,仍防边戍。自非得罪当世,莫肯与之为伍。征镇驱使,但为虞直侯白;一生推迁,不过军主;然其物化房分留居京者得上品通官,在镇者便为清途所隔。”

唐朝的藩镇,忠于朝廷的节度使,只要外现的益,就能得到挑拔,出将入相,割据的藩镇,则能获得世袭的特权。

综上所述,北魏的军镇仅仅在形式上与唐朝的藩镇相通,内心上则是云泥之别,自然不能够首到同样的作用。